网站首页 >生活与法>具体内容

醉酒骑行不听劝,跌入深坑负主责

来源:鸠江区法院    浏览:2043次    发布日期: 2018-01-10

 

某晚,夏至和朋友聚在一起喝酒尽兴,散宴之后不听朋友劝阻坚持骑车回家。当行至青秀镇附近路段时,迎面一辆汽车灯光照射甚是刺眼,夏至为避险便转向路边行驶,哪知忽然落空坠入一深坑中。事故发生后,夏至被送往弋矶山医院治疗,诊断:1.颈脊髓损伤;2.C3椎棘突骨折、T1右侧横突骨折;3.右侧第2肋骨骨折,共住院102天,医疗费共计16万元。经广济司法所鉴定,夏至伤残八级,后期尚需二次手术,评定其丧失了部分劳动能力。

事发地点系星河公司堆放石料场所并曾经开挖过此处,造成路肩与路基之间缺失,且未在此处设置安全警示,被告路珠公司系事发路段中标人,夏至将这两个公司一起告上法庭。

两被告公司对此事故均不愿承担责任。星河公司认为,该事故纯粹是原告自身原因导致,当晚夏至血液乙醇含量为111毫克,属于严重醉酒骑行。另外,迎面车辆车灯照射致其无法看清路况。星河公司在事发路段也未进行开发行为。至于路肩与路基之间乃是自然落差,一直存在。路珠公司则认为,交警出具的事故证明书明确认定事发地点只有星河公司动用过挖机转运石料,无证据证明有其他单位在事发地点施工过,不能因为路珠公司是中标公司就认定其应担责任,安全注意义务的期限应从开发之日开始计算。通过对星河公司项目部负责人所作的询问,事发地点只有被告星河公司施工过,导致事故的原因是被告星河公司的挖机在转运施工材料时破坏了原地结面表层痕迹。同时,原告夏至严重醉酒骑行,本身也有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法律保护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夏至作为完全的民事行为人,明知醉酒骑行有风险,仍不听朋友劝阻,心存侥幸。当遇上迎面汽车时,未采取停行等待等合理的处置方式,其转向路边骑行的幅度也过大,导致自行车轮胎落空滚下路面并摔倒受伤,可见原告的过错是导致本起事故发生的最直接原因,故其对本起损害应承担主要过错责任。被告星河公司的开挖地点处于原路面与侧分带之间,该开挖行为虽不影响道路交通,但却给道路通行造成安全隐患,其在转运完石料后,既没有将开挖的坑道及时回填,也未在开挖地点设置明显的提示标志,故其对本起损害的发生也具有一定的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被告路珠公司是事发路段改造工程的中标单位,但对该路段,被告路珠公司既不是管理人,也不是事发时的施工人,其对原告的损害没有法律上的赔偿义务,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路珠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未予支持。

最终,法院对各方过错程度及各自过错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原因力大小所进行的综合考量,确定夏至对自身的损害承担70%的责任,被告星河公司承担30%的侵权责任。(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作者:鸠江区法院  江宇航  编辑:朱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