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法官说法>具体内容

代购毒品过程中截留部分毒品应如何定性?

来源:南陵县法院    浏览:2972次    发布日期: 2018-01-03

案例:

2015年九月份的一天,南陵县查处一起代购毒品案件:朱某为吸毒人员,委托黄某代其代购0.6克甲基苯丙胺并向黄某支付500元,黄某随后用500元在周某(另案处理)处购得毒品0.6克。黄某留下0.25克自行吸食。

分歧:

对于黄某在代购毒品过程中收取部分毒品作为报酬的行为如何认定,存在以下三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观点认为黄某无罪,认为事情的起因在于吸毒者朱某,黄某在代购过程中未牟利,故可以将其作为毒品的“搬运工”,根据罪行相适应原则,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应以黄某的主观目的和毒品数量确定:代购者黄某收取毒品的目的不是为了贩卖,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数量标准,对黄某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

第三种观点认为本案中黄某构成贩卖毒品罪。

分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即行为人在代购毒品时收取部分毒品作为酬劳的,认定为贩卖毒品罪。“武汉会议纪要”中明确规定,“行为人为吸毒者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在交通、食宿等必要开销外收取“介绍费”、“劳务费”,或者以贩卖为目的收取部分毒品作为酬劳的,应视为从中牟利,属于变相加价贩卖毒品,以贩卖毒品罪定罪处罚。”从文字解释来看,代购者收取部分毒品作为报酬是否构成贩卖毒品罪,取决于截留毒品的行为是否属于牟利行为,而非其主观上的“以贩卖为目的”。代购者截留毒品,可能用于吸食,也可能用于贩卖,截留的毒品具有变现的可能性,因而具有一定的“价值”。本案中,黄某自留毒品用于吸食,表面上看是似免费,实际却是用代购行为换得,带有“牟利”性质。且从委托者朱某角度来看,因为黄某截留行为而没有购买到足额的毒品,毒品的实际单价上涨,属于规定的“变相加价”。故从相关规定来看,本案中黄某的行为应认定为贩卖毒品罪。
 
(作者:南陵县法院 钟慜  编辑:朱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