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官园地 > 法官论坛

建议执行迟延履行金的理解与适用

日期:2018-10-18    作者:童彤    来源:经开区法院    阅读次数: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迟延履行金制度是指因债务人未按生效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或其他义务时,由人民法院裁定,由债务人交纳金钱用以弥补债权人损失,同时惩诫债务人迟延履行行为的制度,是一种促使债务人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义务的民事强制执行措施。

迟延履行金作为对迟延履行债务的一种惩罚,首先应当具有惩罚性。但是在现行执行程序中,对于能够及时履行债务而未有主动履行的被执行人,在申请人申请执行后,其财产即可被法院依法查控。根据法律规定,当法院采取强制措施之后,即开始计算迟延履行金的确定日期,即迟延履行金的数额大小并不因为被执行人抗拒执行的主观意愿改变,而取决于申请人申请执行的早晚以及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的多少,这显然有违迟延履行金的设计初衷。这种与制度背离的现状容易导致诸多问题。其一是迟延履行金高于预期收益时,申请人往往更愿意延后申请执行的日期,以期获得更高的迟延履行金。第二是,迟延履行金的惩罚性无从体现,当被执行人的财产足够多时,被执行人往往怠于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因为迟延履行金不仅可以作为其执行和解的砝码也可以保证其现金流在短期内获得更大收益而不是用来清偿债务。第三,对于非金钱债务执行来说,缺乏相应的救济程序,迟延履行金如何计算无从下手。纵观世界各国迟延履行金都是以惩罚为主,很少有补偿性,或许有此原因。

其次,从迟延履行金的法律定位来看,首先应该满足其惩罚功能,其次才应当考虑其补偿效果。尤其是当惩罚性与补偿性相冲突的时候,尤其应该先考虑其惩罚性,以督促被执行人尽快主动义务。笔者认为,对于迟延履行金的数额裁决,不应拘于一个固定的利率,而因根据被执行人怠于履行义务的主观恶意大小来斟酌。对于有履行能力但不愿意履行的,应以惩罚为主,由执行法官根据实际情况以申请执行的标的为基数,酌情确定一定比例的迟延履行金在执行中一并计入总数。而对于愿意履行但实在没有履行能力的被执行人,则可以放低迟延履行金的计算标准,甚至不收取迟延履行金而是通过纳入失信、限制消费等其他惩罚性措施来督促其尽快履行义务。如果一个被执行人连债务的本金都无法清偿,在设计高额的利息、迟延履行金等无疑只会增加被执行人的消极情绪,既不利于其主动履行,也有违伦理常情。

至于迟延履行金的补偿功能,笔者认为其应单独设计一个程序来确保其“补偿性”。既然是补偿,当然要确保申请人不能从中收益,否则就会发生申请执行人恶意诉讼,拖延申请执行的情况出现。申请执行人如果确有损失的,应该通过一个更精细的程序来证明自己的“损失”。大体上应该满足三个条件:1.能够证明自己的损失;2.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而未履行;3.自己的损失能够量化。在此种条件下,迟延履行金应有申请人主动提起为妥,法院不主动干涉。一旦申请人能够证明自己的损失,则迟延履行金亦不必拘泥于万分之一点七五的固定利率,而应根据申请人损失的实际大小来确定。如此一旦,不但可以过滤掉很大一部分迟延履行金没有“补偿”意义的执行案件,而且可以让真正因为拖延履行受损的案件当事人收益。对于非金钱履行债务案件中,由于申请人的损失难以量化,如果按照传统方式则使得迟延履行金难以适用,这个时候 迟延履行金应具有惩罚性,通过罚款、拘禁等形式促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这与先行执行阶段中执行法官的做法亦不谋而合。

(作者:经开区法院  童彤 编辑:朱蕾)

版权所有 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  皖ICP备080618号
访问人数: